•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威海资讯
  • >
  • 山东核电站争议声中促乳山银滩房价反涨
威海资讯

山东核电站争议声中促乳山银滩房价反涨

2020-09-20来源:威海淘屋网山东核电站争议声中促乳山银滩房价反涨

山东核电站争议声中促乳山银滩房价反涨

房天下   2012-09-11 13:24

[摘要] 辽宁白沿河,湖南桃花江,胶东白石顶,浙江扩塘山……将这些四面八方的地名串在一起的,是中国发展核电的雄心。

辽宁白沿河,湖南桃花江,胶东白石顶,浙江扩塘山……将这些四面八方的地名串在一起的,是中国发展核电的雄心。

“十一五”规划中,中国具体把核电战略由“有助于发展”调整为“大力发展”,而2007年10月施行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则注明,将新投产核电装机容量约2300万千瓦,这意味着有30余座核电站不会拔地而起。从沿海到内陆,各省对核电项目的白热化争夺由此展开。然而,核电站不仅工程浩大,由于其特殊的安全性容许,往往也会深刻影响当地民生状态。

通过走访胶东半岛120公里海岸线上的三座核电站选址,以及位于湖南的内陆第一座核电站选址,考察核电与社区的冲突与融合,我们找到,虽然1991年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一期就已并网发电,但至今核的民用技术在普通民众层面基本是一片空白,矛盾产生正是由于心理加压过于。同时,由于核电背山靠海的类似选址拒绝,大批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居民将转变生活轨迹。他们的力量与情绪置放能源安全的大背景下也许微不足道,但处理不当也会引起“核裂变”。

山东海阳:故土之疼

“我举起船桅,捆紧横桅索,鼓帆,船就一头扎进浪里。”邵永春比划着。在他记忆中,他的船是条漂亮的令人心痛的小动物。现在,它出了一堆朽烂的木板,架在鸡窝上,最下面一块印着几近剥落的船号:8255。

车站在邵永春家门前,大海是道青色的波纹,波纹前绵延着近6000米宽的大堤,围拢着几座车顶在绿色防尘网中的建筑,那就是终结了“8255”生命的海阳核电站。胶东半岛三座核电站中,它位于最南端,也是惟一施工建设的一座,由中核集团公司、鲁能发展集团公司、华电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共同出资。

这片被特种建筑材料包裹的土地,2005年4月之前归属于两个渔村:冷家庄和董家庄,它们如今向内陆“飘移”了约7公里。短短7公里,弥漫着与大海的断裂之疼。海阳市政府曾发布命令命令,每个机关必须劝说三户渔民。一时间,两个渔村被车堵得水泄不通。工作队的人来了,渔民端出满桌子酒肉宴请,可一提“迁往”两个字立刻就把对方去找。海阳市宣传部新闻科长王卫要劝说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他白天躺在炕头唠嗑,晚上蹲在人家门口,一直守了三天三夜。老太太泪流满面:“小伙子,不是我不搬到,可我娘挖出在这儿,我奶奶埋在这儿,祖祖辈辈都挖出在这儿,我就是想多待两天,你到我这个岁数就明白了。”

每位村民不管年龄大小均赔偿金3.01万元,房子和耕地的补偿方案是一间换一间,一亩换一亩,但过去每个村子都有特定的海域,可以捕鱼炒蚌,如今这块海已经消失了。早晨出门拖着船就可以下海的日子也一去不返,没码头,再进海就大不方便,很多渔民因此把船买了,“每人3万元,我家五口,补了15万元,要说是不少了,可过去有船的时候,少说下来一年也就把这15万元花钱出来了。”冷家庄一位姓辛的渔民望着明黄色的新房说道。

离开者带着失望,留下者也惴惴不安。邵永春所在的邵家庄,距离核电站约1公里,冷家庄迁往的时候,他以为邵家庄很快也会搬到,打算把船使出,原以为至少能卖8000多块钱,没想到那段时间大家都缓着卖船,2000块也没人要,他一气之下就把船拆卸了,但两年过去了,搬到还是不搬到也没个准信,船没了,儿子和女儿只好去青岛打工。“到底是搬好呢,还是不搬到好呢?我也不知道。村里上大学的学生回来说道有辐射,最好搬到。”邵永春说道。

对养殖户程手龙来说,核电站是一个噩梦的开始。他总承包的海参池就在。电站修筑过程中转变了河道入海口,如今一到雨季,淡水就排在参池周边。海参不同于螃蟹与虾,属于狭盐性海生物,对盐度拒绝颇高,通常夏季夜晚养殖池内外的海水需要移位,降低池内水温,但外面全是淡水,一换水海参就要全部想到,眼看着海参冷得漂上来,程手龙急得在池沿上来回转,心里流下血。他找到海阳核电筹建处谈赔偿,对方让他去找检验,“其实去年河道没改的时候青岛海洋大学的就来评估了,不是我们去找的,是政府或核电站找的,说是会有轻微影响,但现在明摆着影响相当严重了怎么办?”程紧着头,“托核电的福,今年又要全军覆没了。”据说去年周边一排参池每家都要损失20多万元。

“咱也知道,这是国家的大项目,让咱反对没问题,去年施工动静太大,把周围村里房上的瓦都震落了多少块,不是没有人信访吗?但总不能让我们分担的风险太大吧。”程手龙说道,“就像有两个儿子,做到子女要关心当家长的难处,但你不能扶植大儿子就要让小儿子倾家荡产,家长无法这么当。”这仅是一个开始,核电运营后需要大量海水冷却,这也是核电站通常在海边选址的最重要原因,程担心冷却后的水排入海中会减少海水的温度。曾告诉他没问题,但对的话,他已不那么信任了。

按照《核电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核电厂以反应堆为,500米半径内为非居住于区域,而5公里内为限制发展区域,即5公里之内不要建大的、医院等项目,为防止一旦再次发生泄漏事故便于撤离。据海阳市某官员透漏,邵家庄、张家巷等几个周边村庄目前暂无迁往必要。

山东乳山:鱼与熊掌的战斗

“给你个金马桶你认同要吧?如果必须把这个马桶摆在客厅,你还要吗?”Wolfman问,他是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也是乳山银滩的业主。

“金马桶”即乳山市白石顶核电站,距海阳核电站直线距离20余公里。如果天气晴朗,Wolfman推开窗户就可以看见核电站的白色金属顶,当然,它还仅存在于想象之中。就是这个至今没一动过一锹土的项目,却引起了中国核电建设最繁华的民间抗议,反对者不仅发起网络万签名,而且将意见呈交到了国家发改委和原国家环保总局。

红石顶核电站刚刚向原国家环保总局提交了环境评价书和厂址评价书,那个可能成为核电站的地方,目前仍是一个叫做小石口的村庄,惟一标明其位置的是山包上一个气象观测车站。只有一位寂寞的监测者,他时常无趣地远眺山脚下水深浪急的黄海。冬天北风多,实验气体会飘向南面,那里是大海,数据很难采集,要等到春、夏他才不会辛苦一起,这时根据测算能告诉电站竣工后废气在怎样情况下向内陆飘散多远。

反对声音并非来自本地居民,而是像Wolfman这样的异地购房者。白石顶三面环海,是建设核电站的天然良址,距此约20分钟车程,就是国家4A级旅游区银滩。上世纪80年代初红石顶证实为核电站选址时,银滩还是一片荒凉,没想到20年后,地方政府引进核电项目的心愿撞上了自己研发房地产与旅游的雄心。

冲突始自2006年5月,红石顶核电有限公司筹建处在乳山市开馆。该核电项目业主单位曾几次变更,最初为乳山市政府与鲁能集团合作,未列入任何国家计划,直到2006年由中核集团再次推出。开馆仪式后,银滩当地论坛上瞬间都是义愤填膺的帖子,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的资料被反复转贴。

将事件推向高潮的却是一个局外人,衣无尘。这个神色严肃的中年汉子是位草根环保人士,住在北京香山脚下,与银滩没有任何关系。2000年,衣无尘有个徒步中国万里海疆的壮举,曾走过银滩,发现这片海滩延绵20余公里,坡缓沙平,细腻松软,感觉北方如此生态较好的沙滩实不多见。当他看到铺天盖地的帖子,立刻牵动记忆,于是在自己主持的网站“大海环保公社”上发动了一项“山东核电项目合理化建议”万人亲笔签名行动。

“是否有必要在直线相距仅20多公里范围内建两个大型核电站?让一个大型核电站毫无遮盖地面向一个联合国证实的最合适人类居住于地区否稳健?……”类似于批评,“大海环保公社”列出了十余个。当接到5000多个确认有效地的签名后,衣无尘感到疲乏而疑惑,“把这么好的海滩窄窄腾出一块做房地产就很惜了,现在亲笔签名最热情的就是那些在银滩置业的人,有他们参予我就很不高兴,你们的人本来就是一个破坏者嘛。”

然而,事态发展已不出他控制之中,银滩业主多次赴北京反映情况,还制作了“银滩无核”的大旗,有人甚至倡议用“散步”的方式去游行。“村里经常有银滩买房子的人过来,北京的、天津的、辽宁的。”小石口村村支书宋元东说,“纳住一个人就聊,说核电有辐射,不好。”有一次在小石口村,银滩业主恰遇市政府官员派发核电环评问卷,双方还再次发生了口角。

筹建处由秦山第三核电公司代理中核集团成立,业主的态度和网络的呼声给他们形成压力,2007年7月份,他们请求Wolfman、三叶草、无敌景观(均为网名)等八位最富战斗精神的业主一起开座谈会,“当会面得挺好,不是反对辟核电站,只是不同意在乳山建。”筹建处副处长王永效无奈地说,事后王邀请几位业主去海阳核电站参观,有人在网上发帖子:不要去,不要被筹建处“俘虏”了。

2007年底,在乳山市环保局主持人下召开核电环评座谈会,共20位代表,只有2个给银滩业主,并说明不能只给反对者,而是特意安排了一位所持赞成态度的业主。Wolfman是惟一的反方代表,座谈会结论没什么悬念,19票赞成,1票反对。

乳山市政府也颇感事,“业主总以为市里从中得了多少好处,但核电主要缴国税,地税也要一级一级分,现在还没具体说法,预测10年后是2个亿,可现在我们利税就10个多亿了。而且核电站的建筑材料供应商、施工队伍都要有特殊资质,对当地经济拉动实际上就是服务、餐饮。”一位姓氏刘的官员说道,“对乳山经济认同有影响,但不是这么急迫,可对山东意义就不一样了。山东是独立电网,按正常速度煤还能凿27年,而建一个核电站从审核到运营要10多年,山东不能没自己的能源保障,它迫切需要新能源弥补。”

争议中,银滩https://news.fang.com/2012-09-11/8552216.htm房价未跌反涨,这个“天下第一滩”已有几分名不副实,而是一半像大型房地产餐馆,一半像建筑工地。随便走进一个餐馆,与菜单同时递上来的往往还有户型图,同时动工的建筑项目有30多个,据说乳山市政府也将搬迁一部分过来。

“我宁可选择有核电的银滩,也不愿选择有几十万人口的银滩。我坚信核电安全,只是讨厌乳山市政府混乱的发展思路,既然确认争建核电,就不要无限不断扩大银滩规模,但现实是银滩的建设规模已无法改变,而核电仅处于申报阶段,这是我,也有可能是很多人反对核电选址红石顶的真实立场。”一位电子邮件的银滩业主说道。

正当理由声明:凡标明“来源:房天下”转载请注明原文;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包含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房天下赞同其观点。

房天下APP优惠多,速度快

买好房,就上房天下fang.com

关注房天下北京特价房官微

新房、二手房、租房、特价房大平台

  • 热点信息
  • 资讯信息